• 186 8888 8889
  • admin@baidu.com
  •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园科技大厦

产品动态

Libra其实做了件“好事”:惊醒中央银行家

作为一个商业项目,Facebook数字货币Libra依然在酝酿之中,他们失去了一些合作伙伴,同时依然遭到监管者的严格审查。虽然遭遇了许多挑战,但我们并不能说Libra一无是处,至少这个项目已经取得了一项成功:吓坏了中央银行家。

ssXH1OR6zNftcolCg3sZYTSZz7fecqupYMiHiKNp.jpeg

在今年六月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发布Libra白皮书的时候,其实就在暗示政策制定者,他们已经在数字货币的行业竞争中落后了,而且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差距有多大。在上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华盛顿举行的年度会议上,Facebook再次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如果美国政策制定者们还不认真思考是否要构建自己的数字货币,那么其他人将会这么做,然后在赛道上超越美国。

两年前,瑞典中央银行行长斯特凡·英格夫斯(Stefan Ingves)开始研究数字货币,旨在推出自主构建和运营的电子克朗(e-krona)。斯特凡·英格夫斯透露,当时他推出这项计划的时候,其他国家央行都感到十分困惑,但是随着Libra的出现——至少从中央银行的角度来看——有效出乎意料。

美联储理事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自2016年以来一直管理数字支付工作,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她表示:

“Libra给中央银行增加了紧迫感,也让高级决策者们更加重视这项工作。”

就在Libra白皮书发布四个月之后,这个话题席卷了整个华盛顿,金融稳定委员会也多次在公开和闭门会议上就Libra议题展开讨论。但是问题,中央银行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太大动作,似乎只有当火烧眉毛的时候,他们才会采取行动。

实际上,Libra已经给各国中央银行敲响了警钟,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是规模,正如莱尔·布雷纳德所指出的那样,Facebook平台用户覆盖到全球27亿人,这意味着全世界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可能会使用他们的支付系统。

其次,Libra令央行行长们担忧的另一个问题是冒犯了国家货币主权。西蒙·波特(Simon Potter)是美国知名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研究员,也曾担任过纽约联储市场部负责人,他解释说:

“Libra的出现令各国央行感到震惊,我认为Facebook没有仔细考虑过货币控制对政府和中央银行的重要意义。”

在世界范围内也有很多成功的数字支付应用程序,比如瑞典的Swish和中国的支付宝、微信支付都使用的是中央银行发行的法定货币,资金转账本质上也都是在商业银行之间完成的。Libra不同,Libra是“自己的”货币,一种独特的货币,由不同国家的银行存在和主权债务支持,这意味着无论哪个机构经营Libra,这个机构都是化身为一家“私人中央银行”。

对于那些运行法定货币(比如美元和欧元)的大型银行,Libra可能会在市场压力下干扰到他们的流动性能力。此外,对于那些只使用本国法定货币的国家,也会面临另一个问题:因为在某些地方,家庭(个人)和企业会持有一些外国硬通货作为有形的价值存储,此时如果使用Libra之类的私人数字替代货币,那么无疑会迅速将一个国家的经济控制权从中央银行转移到私人公司。

托比亚斯·阿德里安(Tobias Adrian)也曾在纽约联储工作,现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负责人,他提出可以先在加勒比海国家尝试使用Libra,因为当地假冒美元的行为十分猖獗。托比亚斯·阿德里安说道:

“Libra可以接管大部分交易,而那些地方的中央银行已经失去对货币政策的控制。”

一些中央银行正在加紧努力以创建公开运行的数字货币,一方面允许科技公司进行创新,另一方面又不放弃国家对货币的控制。但是,莱尔·布雷纳德女士明确表示美联储没有计划这样做。

瑞典中央银行行长斯特凡·英格夫斯解释称,大多数中央银行家都受过关于宏观经济学训练,但是现在Libra已经激起了对货币理论争论——货币到底是什么?

斯特凡·英格夫斯认为,货币需要管道,而大多数人(包括央行)并没有较好地处理管道问题,结果现在,Facebook和其他私人公司利用这个突破口与央行展开了竞争。斯特凡·英格夫斯最后说到:

“在货币方面,政府部门一直都有发言权,因此他们很难想象一个私人公司会创建完全私有化的货币,如果历史为我们提供任何指导,那么这种状况早晚会让货币体系崩溃,而且也是我们为什么需要中央银行的原因。”